Friday, April 4, 2014

舞台上的影子

好吧,我知道就算我解释多少部分的你们还是会把我诠释为『啊她又emo了。』
其实没有,真的没有,相不相信由你吧,呵呵。


好吧,也说了几次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舞台上那位发光发亮的演员。

从小喜欢看戏,喜欢琢磨戏剧中演员们的想法,
更爱的是去分析他们的内心戏,
每一句对白背后的含义。

可能,这份对于小细节的敏感造就了今天这个
对于好多小事情都讲究得非常彻底的自己吧。






得知自己获得这个角色的时候,是意外的。
我还记得我激动得一直到天亮了瞳孔依旧睁着。
我无法想象即将迎面而来的难处是什么,
我看见的,就是进一步的退后,
和保留更多沉默的空气。







说起 Mei 这个角色,觉得自己渺小,长期低着头过自己不向往的生活。

有人夸我演得好。
我摇头说不是,心里默默说着,
这只是某种程度上的演自己而已。

当初信势坦坦地说要跳出 comfort zone, 
其实哪来的这么容易。
当别人都有伴的一起跳出框的时候,
相对之下的我,一个人去面对未知数。
虽说还是有其他人通过电话、信息给我偶尔的陪伴,
可有时候,还是希望能有个人可以在身边实实在在地陪着。







还记得有段期间,在非常接近表演的那时,面对表情怎么也使不出来的压力。
明明自己觉得已经完全投入一百分的情感在戏里头了,
依旧会有人从旁提醒说你做得不够。

当然,也是因为有学长学姐不吝啬的指导,才会有当晚成功的演出。
Wouldn't a night like that if it wasn't for them :')







演戏毕竟跟其他不同,记舞步,练吸气,背鼓法。
不是说其他的项目会来得简单还是什么的,
只是演戏的精髓在于,它没有一个特定的准绳你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

非常希望那个时期,
身旁可以实实在在地有个人跟我说,
我就在你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或者问问,今天练习还顺利么。

身边的大家都压力,各自都有心理要烦着的事,
所以后来也就自己释怀了。








从小我是个开朗到爆点的小孩,至少妈妈是这样子说的。
我对于陌生人毫不吝啬地大笑投怀送抱。

现在的我,只要给我好好吃一顿,我可以开心一整天;
如果你看到我在吸鼻子,你上前来问候一声我也会感动好一阵子;
如果你愿意陪我打场乒乓或是陪我吃顿饭,
我愿意把我疯疯癫癫的样子毫无保留地让你见识见识;
如果这时候你给我悌上一张纸巾或是一颗维他命 C,
我会记住你一辈子。

我想我的本质还是个乐观,容易开心的。


筹备期间的我老是听到别人说我是个悲观不快乐的孩子。
虽然我偶尔会给自己打圆场,说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非常不喜欢别人这么说我,尤其在你对我不了解的时候。

不过我也总不能天真地认为全世界的人都要懂我吧,对不对。





可日子久了,听到的次数多了,会厌烦老是给自己解释,
然后开始质问自己,或许,表现在大家面前的我,
确实有这么一大部分,是像剧中的 Mei 一样,卑微、懦弱、爱哭。

Well, I don't like me being like this either, 
I hope you can see a different me real soon wokay :D






成长一路来,非常幸运的,遇到的人们都是值得交心的。
他们不计较我丑陋的一面,拥抱我大大小小的缺点,
总能在第一时间懂得我在想什么,
不想要的,又是什么。
So there comes the expectations.
Then disappointments.

But these are there to make one grow, aye? :)




长大以后,发现有太多的东西实在不能老是抱着理所当然的态度去看待。
譬如说,别人对你好的方式。
每个人来自不同的背景,对于关怀与了解有不同的定义。
如果总是执着别人该如何对待你,
最后难受的终究是自己,不是么 :)

我也是喜欢快乐的自己呢。






我也不想成为谁的情感负荷,这我对你说过。
亲爱的,谢谢你仍然记得我,
在照片里不刚不巧地留了一个专属我的位置。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eave me a trace if you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