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5, 2014

空中

1.


从小就开始向往在云朵中漫漫穿梭的生活。

那时所知道的职业不多,当别人都在小学纪念册里的志愿栏写下
医生教师律师歌星明星的时候,
自己也似懂非懂地随波逐流,想起了TVB 电视剧《冲上云霄》的画面,
便歪歪斜斜地写下了四个字。

——空中小姐。

写完后我把头压得低低的,同学探头来问,嘿你写了什么呀。
我挥了挥手后,拿起橡皮擦赶紧擦掉。
然后填上

医生教师律师歌星明星作家画家。

冲同学露齿一笑。

不算高挑的身高,圆圆的脸蛋,砖块大的臀部,
厚厚的眼镜,笑起来只会眯成一条线的小眼。

小时候懂的事不多,上课无聊就只会跑去厕所学其他女孩子照镜子。
或许那时候想弄懂的,无非是自己吧。







2.



基于家境的关系,搭飞机的机会不多,
直到被派到外地吉打州念大学先修班,机票与巴士票价相差不远,
搭飞机的机会才多了起来。

而第一次有机会倚在机窗看蓝天白云,是在五年级那年。
刚好 AirAsia 有打折,就买了机票到浮罗交怡。

我记得当时那个兴奋的自己,还有年幼的弟弟和表妹。
那时的我已经爱上文字,看到座位前有个供紧急之用的纸袋,
捉起自己随身带着的钢笔,簌簌写了一首当年以为是诗却不是诗的诗。

启程的心情是愉快的,直到收到家里爷爷出事的消息。
飞机降落的时候,我第一次乘搭飞机的雀跃也一起落地。

也这么多年了,啊。




3.


喜欢蓝色,打从心里的喜欢。
不多修饰只有几片浮云的天蓝。
我说,喜欢蓝色的人向往自由。

空中小姐的梦想搁着一边之后,就是想去世界各个角落旅游。

我喜欢探索,没看过的食物都会不多犹豫地往嘴巴塞。
好吃就多舔几根手指,不好吃就喝几口水,漱漱口。

在机场待机的时候最喜欢做的几件事就包括了偷听别人说话。
听来自别国的口音,猜测他们的国籍,听他们的故事。





4.


后来,对于翱翔的向往就变成了一股对人生的热忱。
我想到另一片天空底下念书,去追逐别人没想过的梦。
那天几个学妹兴奋地告诉我说,她们以 Matrikulasi 的资格被好几间英国大学录取了,
打算在一毕业后就起飞,九月份开始她们的大学生涯。

我忽然想起我自己的那份大学通知书,我也曾经在这个门槛过,
只是这一次,我跨不去了。

我听着她们的感谢,剩余能做的,就是献上完全的祝福。
文楚说,每个人的故事都会不一样啊。

嗯,就等等吧,或许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





5.


三月发生了好些事,最多人探讨的话题便是跟失联十七天的马航 MH370 事件。
成谜的 239 条生命,终于在昨晚揭露了谜底。
目前无一幸存。

整件事故,在网络媒体、报章上看到的,
都是大家对有关当局的连连责备与质疑。
有说是劫机、坠海、引擎故障,猜测的版本诸多,流言谩骂也没停止过。
间中还发生了荒谬到让人喷饭的『巫师划船』事件,
大家一头雾水后也只能摇头叹气。

十七天下来,患难家属的眼泪大家看在眼里,
面子书、Instagram 里所上传的照片/自拍照都放上 #prayforMH370 的 hash tag,
或是到飞机坠海的消息穿出来后换上的 #ripMH370。

我想起了家属们皱起的眉头和涣散的眼神。
那颗颗带着期盼起起落落的心,
最终还是随着机身残骸沉入印度洋海床了。

有些再见来不及说
有些被悲恸我们谁都不会懂。

不清楚放上 #prayforMH370 #ripMH370 标签的,
是否真的有为乘客与工作人员们祷告,
或纯粹只是跟风。
也没有资格去讨论和对质网友们的真心与否,
只要有那么一秒钟,那份对于生命的醒悟有浮上心头,
就已足够。

政治与是非,请暂时放过难者家属吧。
什么赔偿金和官方合理的解释。
要检讨的地方多得是。




6.


眼看一场悲剧就要落幕了,
不过那些泪水,会一辈子一辈子留在难者家属心中。






1 comment: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ReplyDelete

Leave me a trace if you will.